澳门新葡亰娱乐官网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中职逐步免学杂费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5日

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未来5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这是我国继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在更高台阶上的教育普及目标,是迈向人力资源强国的重要标志之一。

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中职逐步免学杂费

何谓“普及”?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达到90%,《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这样定义“普及”的标准。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数据表明,2014年我国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86.5%,今年可能达到87%,就是说,未来5年,高中阶段毛入学率需要提高3个百分点左右。

●提高教育质量

概念化的数字背后是铿锵向前的民族复兴步伐,是国家富强对高素质劳动者的强烈需求,也寄托着亿万家庭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前景似锦,困难也不小。高中阶段教育主要包括普通高中教育、中等职业教育两个方面,前者以考大学为目的,后者为就业做准备。目前,在多数城市和东部地区,绝大多数适龄青年都能够接受高中阶段教育,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重点和难点在广大农村和中西部地区,关键是在国家需求和学生幸福生活的结合点上做文章。

●普及高中阶段教育

公平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一个焦点。一些读完大学的农村青年,还没有在城市站稳脚跟,发现自己初中毕业就出外打工的同学结婚生子、在老家建好漂亮的楼房,生活得挺滋润,心中五味杂陈。北京青年学生中流传着这样的故事:中关村一个快递员被怀疑拆走包裹中的物品,无辜的快递小哥愤怒地抛出一句话:“这个包裹就值1000块钱,我会为此而丢掉每月1万多工资的工作?”他的收入令旁边的“白领”顿生羡慕。为什么许多农村青年初中毕业就选择外出打工、而不选择读高中或者中职学校?为什么东部与中西部地区的学生对高中阶段教育的追求悬殊较大?也许有观念的、经济的诸多因素,教育机会的公平以及教育的区域、城乡差距是一个重要原因。既满足社会对人才的需求,又使学生感到高中或者中职学校值得读,这应该是改革发展的方向。

●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

质量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另一个焦点。尽管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事实上,相当一部分高中毕业生仍然与大学无缘。提高普通高中的质量,鼓励其办出特色,适当增加职业技术方面的课程,这些改革不容忽视。质量也是中等职业教育的生命线。在某地一次教育会议上,一位发言者说:“大家都在说职业教育重要,请问,在座的诸位谁愿意鼓励自己的孩子读中职学校?”会场鸦雀无声。怎样让职业教育真正得到社会认可?怎样让家长和学生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和农村的学生愿意就读中职学校?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不能回避这些问题。教育坚持共享发展的理念,才能使全体学生在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

●率先从建档立卡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实施普通高中免除学杂费

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特别是发展中等职业教育,教育部门和学校责无旁贷,更需要社会多方面共同努力。“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率先从建档立卡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实施普通高中免除学杂费”,十八届五中全会已经定下了这些针对性很强的政策措施,关键是有关部门要落实、落细,把“好经”念好,把国家的钱真正花在学生身上。免费之外,中职学校理应练好内功,注重特色和质量,更好地适应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调整专业设置,培养有文化、会动手、用得上的新型技能人才。

●实现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全覆盖

今后5年逐年提高高中阶段教育入学率,以达到“普及”的目标。放眼5年后,到2020年,按照国家规划还将普及学前一年教育,加上已经普及的九年义务教育,我国新增劳动年龄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将提高到13年以上;与此相关,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40%,主要劳动年龄人口中有20%受过高等教育。这标示着我国将跻身人力资源强国行列。

▼解读

国运兴衰,系于教育。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能够直接提升受教育者及其家庭的生活幸福指数,更将为我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筑牢底座,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有力的人才支撑。

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短板在中职”“普及”是指在86.5%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

“这里的普及应该是在毛入学率86.5%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达到90%以上。”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教育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王烽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我国高中阶段毛入学率已达到86.5%。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要求,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全面满足初中毕业生接受高中阶段教育需求。纲要规定的2020年高中阶段毛入学率即为90%。

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包括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教育,国家也提出要在今后一个时期总体保持普通高中和中职学校的招生规模大体相当,由中专、职业高中和技校为主组成的中等职业教育承担着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重任。但王烽坦言,这些年,中职规模在萎缩,更多人选择升至普通高中就读。

王烽解释,学生初中毕业后就有了选择权,但按照现有中考招生模式,分数高的可以升入高中,分数低的将面临该去中职还是走向社会的选择。“有一些中西部经济不发达地区的中职学校质量并不好,对学生找工作和工作收入的帮助并不大。”王烽说,这就导致一些初中毕业生放弃深造,而直接选择弃学,当学徒、就业。

因此,王烽建议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关键一点在于要提高中职教育质量。他认为,深化职业教育体制改革,推动中职校企合作和集团化发展是提高中职吸引力的关键。而部分地方学校已在实行高职、中职贯通培养,拓宽中职毕业生升学通道等措施,王烽认为,这也提升了中职吸引力。

让一些愿上中职的经济困难学生能上得起学

对于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政策,王烽介绍,目前已实现农村、城市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和涉农专业学生中职免费政策,这是国家的惠民政策,意图让一些愿上中职的经济困难学生能够上得起学。

“职业教育,特别是中等职业教育,很多学生是来自农村地区,经济困难的学生多一点,国家对这方面也是非常的重视。”教育部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张光明此前曾透露,这些年来免学费覆盖面增长最多、增长最快的就是中等职业教育,目前90%左右(房价
户型 二手房 租房)在校中职学生已实现免学费。

王烽分析,从五中全会透露的信息看,下一步的方向是中职全面免除学杂费,普通高中也将从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开始逐步走向免费。

▼追访

普及高中教育=高中纳入义务教育?

普及高中教育并逐步实现免费,是否意味着将高中纳入义务教育,延长义务教育年限?

“这应该是两个概念。”王烽认为,因为义务教育的特点除了普及性外,还包括免费性和强制性,对于目前实行“双轨制”、中职和普通高中并存的高中阶段教育而言,学生初中毕业后如果不能升入普通高中,那么他在读中职还是就业之间应该有选择权。由于中职质量参差不齐,很难强制要求学生去读一个对就业不一定有明显作用的中职。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原院长胡瑞文就曾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不赞成延长义务教育年限,除经费原因外,如将高中纳入义务教育,更将冲击中职教育的招生吸引力。胡瑞文认为,如果非要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应首先在贫困地区将学前教育最后一年纳入义务教育。

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此前则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理论上,作为基础教育的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应该纳入义务教育,但考虑到现实条件,应该分阶段实施。周洪宇倾向于先把学前教育最后一年纳入义务教育,“有条件的话,再向高中推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