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汉语纯洁应成文化自觉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3日

“屌丝”“尼玛”……这类粗俗的网络语言广泛传播,正在破坏汉语的使用规范,并成为大众文化的污染源。

日前,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商务印书馆、人民网主办的“汉语盘点2016”评选结果揭晓,2016年度十大流行语、十大新词语和十大网络用语等悉数出炉。揭晓仪式上,着名作家、文化部原部长王蒙表示,特别反感“小鲜肉”、“颜值”等网络词语。他的发言引起坊间热议:网络用语的流行,会给汉语带来怎样的影响?网络能让汉语更丰富多彩、更有生命力吗?

互联网已经成为当今青少年离不开的工具,网络语言也深深地影响着他们的行为和表达。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演员孙丽英注意到,一些流行于网络的语句粗俗不堪,对青少年的学习和生活危害甚大。同时,一些恶意中伤、肆意泄愤的网络低俗语言严重妨害了社会风气。“或者草率轻佻,或者粗鄙不堪,这样的网络语言已经走出虚拟世界,侵入现实生活,影响着青少年的正规语言使用,是对传统文化的践踏与挑战。”孙丽英委员十分忧心。

某些粗俗网络语言,甚至已经被精英人群和严肃文本使用,渐成一种时尚,好像不会用就显得很落伍似的,这种语言氛围正在深刻地影响着青少年的语言使用习惯。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青少年是网络语言的使用者,甚至是创造者,尤其是对低龄学生来说,在他们还没有积累起足够的传统文化底蕴,还没有建立起对母语规范的辨别能力的时候,就开始接受和使用光怪陆离的网络语言,很容易使他们与健康优美的语言产生隔阂,成为一个没有语言文化定性的人,进而成为一个在各种时尚文化符号中流浪的人。这种情况不是一种可能,而是一种现实,令人忧虑。

网络热词传递社情民意

网络空间不应无序发展,网络语言不能野蛮生长,广大青少年更不应将粗俗当时尚。为此,孙丽英委员建议,在全社会大力倡导使用规范用语,社会名人、网络大V、传媒精英等行动起来,带头使用净语良言,拒绝粗语污言,为青少年做出榜样。孙丽英委员希望制定网络语言使用规则,倡导网上文明表达,同时对各类考试用语、媒体网络语言等做出明确要求。此外,媒体应主动承担净化网络语言的社会责任,不使用不规范的网言网语。此外还应发布不良网络用语排行榜,对其错误的地方进行剖析,还可评选网络良言和净语,并加强网络监管,青少年网络媒体可率先垂范。

这种影响,甚至已经超出了语言本身,渗透到价值观层面。粗俗网络语言正在向大众文化的各个层面渗透,为大众文化注入平庸化和粗鄙化的元素,大众文化的强大塑造力,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年轻人的价值偏好。大众文化,是滋养国民精神、涵养国民性格的源头活水,这个宽幅文化地带被污染,拉低了社会文明和道德水准。过去一些羞于启齿的字眼,包括一些骂人的话,已经借助网络登堂入室,变成了俊男靓女的口头语,成为影视剧中的对白,甚至扮成严肃媒体的“新文风”,成为公共交流的常用语。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中熏染日久,语言审美品位降低,精神和人格自我矮化,玩世不恭心态的滋生,诸如此类去道德化、去价值化的畸形时尚,对青少年来说,已不仅仅是个语言问题,而是一种无处不在的文化病毒。先贤们说,在粗鄙平庸的大众文化中,很难产生精致的文化创造。在粗俗网络语言泛滥的今天,揆情度理,值得深思。

澳门新葡亰官8455,“2016我一个吃瓜群众,年初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要用尽洪荒之力,也不能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尽管有时葛优躺,有时辣眼睛,有时还蓝瘦香菇,但我相信,有老司机,有这么多厉害了我的哥,什么葛优躺、辣眼睛,什么蓝瘦香菇一切全是套路。”在“汉语盘点2016”仪式现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用这样一段话概括了年度十大网络用语。

孙丽英委员透露,由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中国孔子基金会、共青团中央学校部全国学校共青团新媒体运营中心联合启动的“青年之声·净语良言我承诺”网络大行动正在火热开展,希望广大青少年能参与其中,响应《青年自觉净化网络语言倡议书》,“写好字,承中华之脉;读好书,养堂正之气;做好人,扬上善之德;传好文,净网络之境;说好话,树君子之风;行好事,谱青春之歌”。

苏霍姆林斯基曾说:“对于语言美的敏感性,这是促使孩子精神世界高尚的一股巨大力量,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源泉所在。”粗俗网络语言对青少年的巨大影响,无论对学校教育还是对社会教育,都提出了一个必须面对的严肃问题。面对无孔不入的网络语言,各级各类学校教育尤其语文教育,承担着纯洁汉语的重要责任,有责任厚植汉语的根系,有责任让健康优美的汉语言之核在青年学生的心中扎根,培养起学生必要的语言辨析力,培养起对粗俗语言的基本免疫力,只有这样,才能为粗俗网络语言的传播划上无形的边界。

“每逢岁末,借汉语字词,专家学者和民众一道对一年的社会生活做个小结,总让人会心一笑。”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汉语盘点2016”活动专家祝华新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据悉,“汉语盘点”活动始于2006年,包括网友推荐、专家评议、网络投票等环节,旨在“用一个字、一个词描述当年的中国和世界”,鼓励网民用语言来记录社会变迁。

保护汉语言的纯洁和优美,是需要人人自觉担当的事情,特别是承担公共传播责任的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以及微博、微信、客户端等新媒体,都有责任使用规范的汉语,尤其应该遵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以及规范出版物文字使用的有关规定,承担起作为社会教育者底线的道义责任,不能以显示亲和力、强调接地气等理由,为粗俗网络语言的蔓延大开方便之门。

“网民对社会变化最敏感,也是最擅长表达的人群,网络用语传递网民的喜怒哀乐,是社情民意的风向标。”祝华新认为,透过网络热词盘点,可触摸当下中国人的心理状态乃至生活状况。今年入选的“洪荒之力”和“定个小目标”,都透露出一种乐观向上的文化心态,“说大一点,是一种文化自信”。

语言素来是在不断创新中逐渐丰富发展的,我们不是简单地反对沾有草根之气的网络语言,而是反对粗俗的网络语言。有观点认为,当下汉语的使用,总体上已经呈现出草率化、朦胧化、粗鄙化、游戏化的危机,已经成为影响一代中国人文化素质的大事。那么,今天我们要做的事,是守住汉语言文明之核。只要这个文化之核在,汉语健康发展的根脉和元气就在,我们的文化基因就在,这理应成为一种文化自觉。当然,语言的雅俗之分是一种常态,任何时候都有。所不同的是,粗俗网络语言所展现的,已经不是语言的生命活力,更谈不上语言的创新,而是一种流入语言江河的污染物。

王旭明指出,数以亿计的网民每年都创造一批生动鲜活的网络用语,这些网络用语丰富了语言生活,也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

低俗用语玷污汉语纯洁

在肯定网络语言活泼有趣的同时,不少专家指出,网络用语存在诸多不规范的现象,比如过度压缩、中英混杂、错别字频出,而一些低俗、粗鄙的网络词汇流行开来,会对汉语的纯净和美感造成伤害。

“语言是具有严谨性和文化逻辑性的。脱离规范的戏谑,势必会玷污其纯洁性,不利于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和传播。”全国汉语国际教育硕士教指委委员、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部教授张华表示,网络流行语在校园的影响很大,来华留学生们也常常以使用这类语言为时尚。一些低俗网络语言大肆泛滥,必然会对汉语教学传播造成不良影响,也会干扰外国学生对于汉语文化的正确认知。

“前互联网时代的传统文化人对一些网络新词有抵触和排斥,实属正常。作为与王蒙先生一样的‘互联网移民’,我主张网络流行语不能拉低中国语言文字乃至中国文化的品位。”祝华新说,“在我们这个楚辞汉赋、唐诗宋词的国度,实在不忍看到‘撕逼’、‘逼格’这样粗鄙的文字招摇过市。”

传统媒体应当谨慎把关

虽然王蒙对一些网络词汇表达了负面评价,但他同时也指出,语言是在不断变化的,有些词流行一阵就不会再流行,出现各种新词是好事,比如“洪荒之力”等网络流行语他就觉得很有意思。

“一方面,网络用语丰富了汉语言的表达;另一方面,网上流行不代表就可以在主流文化场合登堂入室。”祝华新指出,最重要的是注意网络语言的使用场合。教科书、政府公文、主流媒体使用网络流行语就得格外谨慎,必须维护汉语的规范、公序良俗和文化的品格。

近年来,有的传统媒体为了吸引眼球,频频使用一些不规范又低俗的网络语言。对此,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新闻学与新闻教育改革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君超教授认为,追求用语亲民无可厚非,适时更新、灵活运用一些新鲜生动、符合大众口味的网络词汇也未尝不可,但低俗网语不可碰、粗俗之风不可长。网络语言泥沙俱下,媒体从业者要慎之又慎,肩负起应有的把关责任。

祝华新强调,在网络语言乃至“表情包”大行其道的年代,也不能忘记诵读古诗词的乐趣,“先民的语言文字中,有醇厚的人生体验和深长的历史积淀。”时至今日,唐诗宋词依然能带给我们永恒的感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