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首推“国家精品”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1日

名师大家的课可以在家里听了。教育部日前宣布,我国将推出首批49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据已经公开的“课程表”,490门课程涉及学科广泛,既有西方文明史、中国哲学经典著作导读等人文社科类科目,也有汽车发动机原理、航天器控制原理等理工类科目,还有中式面点制作工艺等职业教育课程。

日前,2018年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认定结果公示,学堂在线平台57门课程入选,加上首批入选的67门课程,平台累计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达到124门,名列行业前茅。

教育部日前召开新闻发布会。首次推出49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其中包括468门本科教育课程和22门专科高等职业教育课程。

我国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有限,每年有大量考生通过竞争激烈的高考角逐,得到接受优质高等教育的机会。面对以公办大学为主的高等教育体系,社会上一直有开放高等教育资源的呼吁。这构成了一组矛盾,一方面,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另一方面,公办大学的性质决定了其应该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图片 1

在线开放课程又称“慕课”。作为一种与互联网相结合的新型教学模式,它打破了教育的时空界限,推倒了学校的“围墙”,颠覆了传统大学课堂教与学的方式。“只要你想学,慕课让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学习,它可以让你成为更优秀的人。”自2016年起已经陆续学习了15门慕课的华中农业大学学生彭晓说。

正因如此,国内一批知名高校始终在“开”与“放”之间犹豫和徘徊。每有涉及大学开放程度的新闻爆出,无论是图书馆、课堂还是校园,都会引发激烈的社会争议。在线开放课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这个矛盾。不难发现,名校教师在首批49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中占到相当高的比例,清华大学一家就占了70门。进一步试听相关课程还能发现,相应的授课教师在开放课视频中都呈现了很好的教学状态。从满足知识传授的需求看,在线开放课完全可以达到开放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目的。

2018年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由教育部主持开展评选,旨在进一步推动我国在线开放课程建设与应用共享,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推动高等学校教育教学改革,提高高等教育教学质量,促进教育公平,服务学习型社会建设。

推倒高校“围墙”

当然,推出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并不是高等教育资源向社会开放的终点。如何让在线课程深入人心、受到公众认可,是维护和推广这批优质教育资源的题中应有之义。

作为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的主要运行平台之一,多年来,学堂在线积极响应教育部号召,发挥平台的资源和技术优势,为我国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和应用的蓬勃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首批“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中,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武汉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为主开设的课程有344门,占比70.2%。由包括院士、教学名师、长江学者等在内的教授领衔的课程有340门,占比70%。

首先,应当承认在线开放课与传统形式的师生传授存在很大不同。在线开放课必须是学生主动搜索、注册和聆听的,而不是传统授课按部就班的形式。听课人员必须要有主动学习的热情,在线开放课的真实作用才能发挥。这样的授课关系将那些只想体验和凑热闹的人排除在外,为真正有志于学习的人铺平了一条大道。当然,在课程推广阶段应当有的放矢,让有需要的人了解课程信息。

汇聚顶尖名校优质资源 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慕课推倒了高校的“围墙”,让更多的人可以体验一流大学课程。

其次,现有以视频为主的在线开放课较少设计互动环节。听课者如果有疑问,不能像在传统课堂那样随时提出,获得教师即时解答。教育不能回避师生之间的互动沟通,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邀请教师或有能力的研究生解答在线听课者的疑问,更能体现在线开放课的价值。

学堂在线成立五年来,一直把名校名师名课作为发展的重要基石,致力于为高校和广大学习者提供优质的在线开放课程,提高高校教育教学质量,满足更多人发展和提升的需要。

2018年的研究生考试,大四学生叶萱报考了清华大学传播学方向。在备考期间,由清华大学崔保国教授主讲的《传播学原理》正好在“学堂在线”开课。“课上很多知识点都被我列入重点复习范围。”叶萱跟进了全部课程。能在考试前感受目标院校的专业课,让她心里踏实了不少。

再次,既然推出了在线开放课,那么相关学校就应该加强对传统课堂的管理,维护正常的教学秩序。通过选拔性考试筛选能力匹配的学生上大学,是公共教育资源合理分配的一种形式。如果因为向社会开放,导致正常学籍的学生无法充分享用教学资源,那也是公共教育资源的浪费。将社会人员控制在课堂这样的核心教学区域之外,也是推广在线教育的一种方式。

截止2018年11月,学堂在线已经为全球来自209个国家的近1600多万学习者提供了清华、北大、斯坦福、MIT、微软、华为等国内外优秀高校和企业的1800多门课程,总选课次数已超过3500万次,是全球第三大慕课平台(Class
Central最新发布的 2018年MOOC提供商排名)。

杜远入职互联网公司已一年多,为了提高专业技能他在“爱课程”上学习了中国人民大学的《数据系统概论》。每次看完课程视频之后他会在讨论区与同学们交流技术和理论问题。“工作多忙我都会坚持完成作业,感觉又回到了大学时光。”杜远说,即将到来的春节他打算继续跟进相关课程,利用假期时间给自己充电。

与庞大的社会需求相比,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的“课程表”应继续扩容。社会听课人员不仅对课程涉及学科的种类有需求,对授课者的风格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对高校和教师而言,参与在线开放课的工作,也是低成本、有秩序地履行社会责任的有效方式。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当下,继续扩大在线开放课的门类,才能全方位地满足社会需求。

同时,在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清华大学在线教育办公室和高校专家的指导下,学堂在线积极引进和输出国内外优质课程,不仅为国内学习者引进国外优质教育资源,更同时输出中国文化,增强国家影响力。除了将《电路原理》、《财务分析与决策》、《英语畅谈中国》、《清华汉语》、《船》等几十门课程输出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发起的edX平台、法国国家慕课平台FUN、拉丁美洲地区的Miríadax平台以及韩国K-MOOC国家慕课平台等,其中多门课程被评为最受学习者欢迎的TOP10好课。

惠及更多学生

教育部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大力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到2020年,以国家名义推出300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和1000个“示范性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进而带动1万门慕课和5000个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在线运行。如此,在线开放课对于提高国民教育水平将发挥更大作用。

深化在线开放课程应用 推动混合式教学

“过去我们在学校里开一节通选课,最大的教室挤满了也就能容纳600人,有的同学甚至要坐在地上听课,可在线开放课可以容纳16万人听课。”

在线开放课程建设是基础,重点在应用。教育部指出,要因地制宜、因校制宜加强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的应用共享,创新多种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模式和学分管理制度,加快推动以学生为中心的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的观念转变,提升广大教师运用网络信息技术开展教学的能力,不断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

听课人数的转变让北京大学教授叶朗不禁感叹“这在从前是很难想象的”。他在“智慧树”上开设的课程《艺术与审美》此次入选了“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目前在平台上累计已有19.8万的学习量。

为了贯彻教育部在线课程建设及应用的有关精神,学堂在线于2015年起开始推出学堂学分课,推进学分互认进程,助力打破师资壁垒。学堂学分课目前汇集了国内外名师名校名课,并邀请相关专业教师及名校学霸做助教,全程导学。目前已经有350余所学校选择学堂学分课,弥补学校课程资源不足,探索全新的课堂教学模式。

数据显示,近5年来,中国的慕课建设与应用呈现爆发式增长,有关高校和机构自主建成10余个国内慕课平台。460余所高校提供的3200余门慕课上线课程,吸引了5500万人次高校学生和社会学习者选学。此次公布的首批课程中,选课人数超过10万人次的就有78门。

以贵州理工学院为例,通过引进学堂在线平台上的在线开放课程资源,授课教师重塑教学环节,建设配套教学资源,提高了学生参与度,形成具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循序渐进的能力培养路径,极大地激发了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学习兴趣,教学目标由知识传授转化为能力训练。基于慕课资源下的混合教学改革,有效改善了贵州理工学院的教学面貌、提升了教学成效及人才培养质量,促进了学生、教师两个层面的共同成长,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教学相长!

慕课建设与应用也实现了大范围的优质资源共享。西部高校获得高水平大学教学支持,共享2400门优质课程,已有600多万人次大学生获得慕课学分。

推进智慧教学工具落地 引领课堂革命

慕课不仅让更多的学习者获益,也让老师们获得全新体验。“数万条评论中,学生用了‘震撼、精彩、神奇、颠覆了理解、爱上了这门科学、打开了一扇门’等词汇表达学习慕课后的感受,这是教师做慕课的最大动力。”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战德臣说道。

基于在线开放课程的混合式教学模式在诸多大学的实践中表明,开展混合式教学能够提高人才培养的质量,混合式教学通过翻转课堂的形式,将知识讲授和深度探究倒置,在很大程度上“以学生为中心”,实现价值塑造、能力培养、知识传授“三位一体”的教育。在此背景下,如何将混合式教学的理念和方法向更广的范围内推广,则变得非常必要。而这,是雨课堂的使命所在。

未来再上台阶

雨课堂是学堂在线联合清华大学在线教育办公室共同研发的新型智慧教学工具,旨在用最便携有效的手段来将最新的信息技术融入到教学场景中,致力于为所有教学过程提供数据化、智能化的信息支持。正因为雨课堂降低了混合式教学的门槛,可以助力高校轻松开展教学改革,所以一经推出就受到广大师生的好评和欢迎,成为了新时期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的标志性产品。

“现在的大学生都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对互联网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习惯和善于用‘互联网+’的方式学习知识、捕捉信息。”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提出,高度重视和大力推进慕课意义重大。

昆明理工大学是雨课堂的“拥趸者”。通过雨课堂,昆明理工大学的老师能够充分利用学堂在线平台的线上资源,课前、课后都可以推送富媒体教学资源,并且进行检测,为课堂的教学组织和内容的讲解提供了参考依据。课堂上可以随讲、随练、随测,还可以将学生提交或投稿的内容给大家进行分享,改革教学模式,使“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教学模式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智慧教学模式转变,有利于激发学生学习内驱力,调动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将课堂变为思维碰撞的交流场所,启发、引导学生进行创造性学习。

未来,教育部将继续大力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建设两个“一万门”精品课程。预计到2020年,以国家名义推出300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和1000个“示范性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进而带动1万门慕课和5000个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在线运行。同时推动各地因地制宜,也推出1万门线上线下省级一流的精品课程。

截至2018年11月30日,已经有超过680万师生使用“雨课堂”开展授课,注册班级数超过80万个,遍及的教学机构和相关单位超过10000个,对于新时代教育教学改革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这两个“一万门”,将推动中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跃上新的台阶。吴岩在发言中表示,要为此做好相关配套制度的跟进。

目前,我国在线开放课程数量已经位居全球首位,形式也日趋多样化。如何用好慕课资源,改变传统教学模式,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成为更为关键的问题。未来,学堂在线将继续探索在线开放课程应用的新思路、新模式,完善、推出更多的教育产品和服务,助力高等教育教学质量的全面提升。

通过使用评价、定期检查等方式,教育部将对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的在线运行、实际应用、教学效果等进行跟踪监测和综合评价。吴岩提到:“我们设定了5年的共享时期,在5年期间,不完善、不改进、不更新的课程,将会被取消‘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称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