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2018年如期完成化解义务教育超大班额任务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1日

消除大班额,有利于保障学生安全、促进学生身心健康,是提高教育质量的必然要求。应打出组合拳,科学统筹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系统性破解大班额问题

图片 1

(原标题:教育部:2018年如期完成化解义务教育超大班额任务)

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人口向城镇流动,城镇学校生源持续增加。同时,乡村教育基础相对薄弱,许多农村家庭想方设法把孩子送进城里的学校。让孩子享受更好的教育,是家长们的美好愿望。在这一背景下,日前教育部等三部委印发意见,提出争取到2020年底,全部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基本消除现有56人以上大班额,全国大班额比例控制在5%以内。

今天,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发布《关于切实做好义务教育薄弱环节改善与能力提升工作的意见》。其中对大班额以及农村学校教育信息化应用水平等内容提出明确目标。一起来看!

中新网2月26日电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教育事业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总有班数375.49万个,其中,大班额有26.5万个,占总班数比例为7.06%;超大班额有1.87万个,占总班数比例为0.5%。相比2017年,全国义务教育大班额减少10.3万个、减少了28.0%,超大班额减少6.7万个、减少了78.1%,为近10年来最大降幅,如期实现了“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的工作目标,并为2020年底基本消除大班额创造了有利条件。

消除大班额,有利于保障学生安全、促进学生身心健康,是提高教育质量的必然要求。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解决义务教育大班额问题,推动地方立足实际明确工作目标任务,以实际行动消除大班额。目前,化解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工作取得显著成效。2018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的大班额占总班数比例为7.06%、超大班额占0.5%,相比2017年,大班额减少了28.0%、超大班额减少了78.1%,为近10年来最大降幅,如期实现了“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的工作目标,并为2020年底基本消除大班额创造了有利条件。但也应看到,中西部多个省份相关工作任务依然较重。面向未来,应打出“加减乘除”组合拳,科学统筹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系统性破解大班额问题。

◆◆

分学段来看,2018年全国小学共有班数275.39万个,大班额比例为6.49%,比2017年下降2.42个百分点,超大班额比例为0.47%,比2017年下降1.62个百分点。全国初中共有班数100.1万个,大班额比例为8.62%,比2017年下降4.98个百分点,超大班额比例为0.59%,比2017年下降2.53个百分点。分区域来看,东、中、西部地区大班额比例分别为4.97%、9.42%、7.16%,分别比2017年下降2.21、3.67和3.51个百分点;超大班额比例分别为0.39%、0.87%、0.23%,分别比2017年下降1.28、2.46、1.93个百分点。分省域来看,2018年全国已有30个省将超大班额比例控制在2%以内,25个省的超大班额比例已经下降到0.5%以内;2018年全国已有14个省大班额比例控制在5%以内,其中北京、天津、浙江、上海已经消除了56人以上大班额。河南、湖南、河北、山东、广西、云南、四川、贵州等消除大班额工作任务较重省份,2018年加大了工作力度,这8个省的超大班额减少数量均在3300个以上,其中河南减少1.4万个,湖南减少1.1万个。

做好“加法”,扩大教育资源供给。对于整体教育资源不足的地区,可加快实施新建和改扩建学校校舍项目,加强教师配备。在这方面,不少地方进行了有益探索。比如,采取引进、招考、“特岗计划”专项招聘、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及时配齐补足教师,为消除超大班额提供了师资支撑。

主要目标

消除大班额是保障学生安全、促进身心健康、提高教育质量的必然要求。2016年,国务院印发《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将消除大班额作为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特别是解决“城镇挤”突出矛盾的重要任务。全国教育系统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积极化解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

做好“减法”,严格控制入学班额。现实中,“就近入学”、专项督查等政策,就是为了“掐住”班额膨胀的口子,引导生源合理流动。根据教育部相关文件要求,我国建立起消除大班额预警机制,督促中小学校起始年级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标准班额招生,坚决防止产生新的大班额。以此为基础,健全消除大班额监测制度,完善督查、通报、约谈制度,防止大班额反弹,确保如期平稳实现消除大班额工作目标。

◆◆

一是制订专项规划。教育部从实际出发提出了消除大班额的分省细化目标,指导各省以县为单位制定专项规划并报教育部备案,2017年已全部完成。各省的规划明确了消除大班额的时间表、路线图,多管齐下、综合施策,抓住关键环节予以化解

做好“乘法”,以强带弱协同发展。巩固和提高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水平,优质学校能够发挥辐射带动作用,起到“乘数效应”。强校带弱校、名校带普校,有助于让好学校带动若干所学校快速发展。此外,还可加强教师轮岗交流,引导更多城区教师到乡村支教,让好老师“流动”起来。

用两年时间,争取到2020年底,全部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基本消除现有56人以上大班额,全国大班额比例控制在5%以内;科学合理设置乡镇寄宿制学校和乡村小规模学校,基本补齐两类学校短板,办学条件达到所在省份基本办学标准;实现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网络教学环境全覆盖,不断提升农村学校教育信息化应用水平。

。二是做好源头控制。2018年2月,教育部在招生入学工作通知中明确要求,普通中小学起始年级按照不超过国家规定班额标准招生,严格控制存在大班额、大校额学校的招生计划,防止产生新的大班额。合理分流学生,适当稳定农村学校生源。教育部赴部分起始年级存在严重大班额的地方开展了实地督查和指导。

做好“除法”,缩小城乡教育差距。应坚持城乡并重、软硬件并重,提升薄弱学校和乡村学校教育质量,努力缩小城乡教育差距,稳定乡村生源,合理分流学生。其中,需要加强投入、补齐短板,科学合理设置乡镇寄宿制学校和乡村小规模学校,努力实现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网络教学环境全覆盖。

图片 2

三是强化重点帮扶。教育部会同财政部、发改委实施了“全面改薄”、教育现代化推进工程项目,重点支持中西部困难地区新建、改扩建义务教育学校,促进地方合理布局学校,增加学位资源供给。

义务教育薄弱环节改善与能力提升工作,由中央统一部署,省级人民政府统筹安排,县级人民政府具体实施。各地应采取“倒排任务”的方式,将省级人民政府审定的消除大班额专项规划2019—2020年工作任务进一步细化,制定详细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为到2020年教育现代化取得重要进展奠定坚实基础。

◆◆重点任务◆◆

四是加强督导检查。2018年上半年和下半年,教育部组织了两次以消除大班额为重点内容的专项督查,督促大班额比较突出的13个省份加大工作力度。

消除城镇学校大班额

五是建立通报约谈制度。及时通报各地消除大班额工作进展情况,并对工作进展缓慢、工作任务较重的五省一市进行了约谈,督促地方切实落实消除大班额任务。

各地要采取“倒排任务”的方式,将省级人民政府审定的消除大班额专项规划2019—2020年工作任务进一步细化,制定详细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对于整体教育资源不足的地区,新建和改扩建学校校舍项目要提早实施,并先期启动征地、立项审批、招投标等前期准备工作,力争在2019年底校舍建设项目都能开工建设,2020年底前建设项目基本竣工。对于整体教育资源虽然符合要求,但因结构不合理造成大班额的地区,要引导生源合理流动,避免产生新的大班额。

六是积极发挥省级统筹作用,各省在消除大班额方面完善配套政策,加强统筹资源,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创造了很好的经验做法。如山东省从“人”“地”“钱”等方面创新工作机制,为消除大班额创造条件,出台教师临时周转编制专户政策解决教师编制不足问题,出台城镇居住区配套教育设施有关规定、采取以奖代补单列新增中小学用地指标等措施保障学校建设用地,通过加大财政投入、安排政府专项债券等措施解决学校建设资金问题。浙江省与各有关市县签订责任书,建立定期通报销号制,层层压实工作责任,2018已全面消除了义务教育大班额;建立了义务教育公办学校户籍生入学预警机制,防止学生过度集中在热点区域热点学校;小学、初中98%的班级已分别达到45人、50人的标准班额。

加强乡镇寄宿制学校和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

教育部指出,下一步,一是进一步强化政府发展义务教育主体责任,加强省级统筹,加大对大班额问题严重的贫困县支持力度,督促县级政府合理规划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优先保障学校建设用地。二是出台《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教育质量的意见》,实施义务教育质量提升工程,重点提升乡村教育质量,加快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补齐乡村教育短板,稳定乡村生源。三是制订《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建立消除大班额预警机制,督促中小学校起始年级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标准班额招生,坚决防止产生新的大班额。四是健全消除大班额监测制度,完善督查、通报、约谈制度,防止大班额反弹,确保如期平稳实现消除大班额工作目标,为加快实现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教育奠定坚实基础。

各地要按照“实用、够用、安全、节俭”原则,合理确定两类学校基本办学标准,进一步修订完善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专项规划。

对于乡镇寄宿制中心学校,要按照标准化要求,加强宿舍、食堂、厕所和体育运动场地建设,配齐洗浴、饮水、取暖等学生生活必需的设施设备,全面改善学生吃、住、学、文化活动等基本条件,满足偏远地区学生和留守儿童的寄宿需求。

对于规划保留的乡村小规模学校,要结合实际设置必要的功能教室,配备必要的设施设备,保障基本教育教学需要,防止盲目撤并乡村小规模学校人为造成学生辍学和生源流失,避免出现新的校舍闲置问题。同时,按照标准为边远艰苦地区两类学校教师建设必要的周转宿舍,统筹做好扶贫移民搬迁学校规划建设工作。

推进农村学校教育信息化建设

各地要按照教育信息化“三通”要求,通过光纤、双向宽带卫星等方式,加快推进农村学校宽带网络接入,实现全覆盖。完善学校网络教学环境,为确需保留的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专递课堂、同步课堂,共享优质教育资源,提高应用服务水平和信息化教学能力。开展“互联网+教育”试点,探索构建高速泛在、开放共享、安全可靠的教育信息化环境,进一步提升农村学校教育信息化应用水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