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娱乐官网中国原创图画书的春天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9日

“家有小儿”的家长对儿童绘本一定不陌生,薄薄的一小册、文字精练、图画生动、印刷精美,几分钟之间就可以给孩子讲一个完整而有趣的故事。但纵观当今绘本市场,随处可见的都是“洋绘本”,家长通常给孩子买的也是外国引进的绘本,国产绘本少之又少。儿童绘本,“国货”和“洋货”有没有差距?差距到底在哪儿?

从早些年洋绘本的一统天下,到现在的国内原创图画书全面开花,近年国内原创图画书取得长足发展。近日,关于国内图画书的好消息接连不断。3月29日,原创图画书2016年度排行榜在北京发布,包括《盘中餐》《巴夭人的孩子》等在内的10部优秀原创图画书入选。3月31日,第五届丰子恺图画书奖入围名单公布,30本佳作脱颖而出。

[主题对话]

“给孩子90%的绘本都是国外的”

用优美的画面和少量的文字就能讲述一个个或跌宕起伏或温馨感人的故事,给孩子们勾勒出充满想象力的多彩世界近年来,我国优秀的原创图画书不断涌现,以其独特魅力深受儿童和家长喜爱。

主持人语:中国图画书的发展在新世纪以来取得长足进步。2000年到2010年前后中国图画书市场以引进为主,2010年前后开始,经过近十年的时间,在童书出版人、儿童文学作家和绘本画家的共同努力下,原创绘本如雨后春笋,万千红紫。尤其在2018年3月的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中国原创图画书受到较大关注。“中国主宾国原创插画展”“中国古代插画艺术展”突出了中国元素和国际表达。中国出版集团天天出版社主办“青年插画家国际沙龙”,围绕中国与世界儿童插画的交融与发展相关的7个关键词:儿童、故事、合作、融合、材料、多元化、代理进行探讨。南方出版传媒主办“水墨中国—绘趣童年”,中国水墨画的中国元素融入童书中,表达童书里的中国风。长江少儿社原创图画书《龙月》《耳朵先生音乐绘本》输出尼泊尔当代出版社,中少社与意大利君提社合作出版《好故事一起讲》图画书系列,徽少社《杨红樱童话绘本》输出法国阿谢特出版集团。

绘本,欧美图画书“PictureBook”的一个译名。1902年《彼得兔》的出版,标志着世界上第一本绘本的诞生。在中国,绘本也称“图画书”。近年来,这一曾经被中国人误以为是小人书的国际流行儿童读物正在成为中国出版界的“新宠”。绘本不但大量进入孩子的视野,也成了家庭亲子阅读的首选读物。

从一枝独秀到全面开花

可以说,2018年春天,中国图画书向世界展示了它的强大生命力、创造力和感染力。中国图画书市场以引进为主转为原创引进并举的良好局面。中国图画书以它独特的内容、风格吸引着世界的关注,民族精神、世界格局与国际表达正在交融碰撞。本期对话,我们聚焦中国原创图画书的现状和发展,从近几年原创图画书的成果、图画书创作的特点、讲述中国故事和传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方面做的努力、图画书的创作与出版中尊重儿童的儿童观、出版人和绘本编辑在图画书市场中发挥的作用、原创图画书走出去努力的方向等方面,邀约儿童文学作家、儿童文学理论研究者、图画书作家、图画书画家、少儿出版人、文学编辑一起探讨、思考和碰撞,包括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儿童委员会主任高洪波,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编剧、中国作家协会儿委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家协会儿委会会长张之路,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儿童文学作家、儿童心理工作者、中国原创图画书积极践行者保冬妮,艺术家、图画书作者、画者孔巍蒙,儿童文学评论家、教授、博士、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崔昕平,文学评论家、编剧、山西省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副主任王姝。(王琦)

上海市民陈女士有一个3岁的女儿和1岁的儿子,给孩子营造良好的阅读氛围是她一直关注的事情。“我也给孩子囤积了不少绘本,但在一次清点中,我发现90%的绘本都是国外引进的。”陈女士说。

奖项的设立,在任何国家对于图画书的推动都是非常重要的。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内有关原创图画书的奖项,如信谊图画书奖、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中国原创图画书时代奖、年度原创图画书排行榜等有关图画书奖项的设立,此外,近些年举办的上海国际童书展、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等都对图画书,特别是原创图画书进行评奖并举办研讨活动,这都非常有利于原创图画书的创作生产和阅读推广。

中国原创图画书的春天

为何对外国绘本青睐有加?陈女士说:“首先是印刷好,拿在手里第一感觉就很舒服,书中的故事不但孩子喜欢,有时候我也爱看。”想比起国内的绘本,陈女士认为缺乏新意,“有些是根据动画片改编的,还有的是把一些传统故事重新画一遍。还有就是功能性太强,国内绘本通常都是为了讲道理而讲道理,丧失了阅读的乐趣。”

原创图画书2016年度排行榜入选10本图画书,《盘中餐》《奇妙的书》等作品让人眼前一亮。回顾2016年,原创图画书题材内容方面涵盖了认知、情感、科普、心理、自然、民俗等多个领域,可谓丰富全面。许多图画书无论是故事还是插画艺术、图文结合方面,都表现得非常成熟。

话题一:图画书为什么能得到广大读者的青睐?近五年原创图画书的成就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中国美术出版社总社编审、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汤锐也有同样的看法,“我们的绘本常常局限在幼儿具体的生活内容,例如教孩子饭前要洗手、过马路要看红绿灯等生活常识,忽略了绘本带给孩子们重要的阅读体验。”

谈及近年原创图画书的亮点,王志庚分析认为,在创作团队方面,很多知名作家加入图画书创作队伍,文图合一的年轻作者及作品越来越多;在图画书的国际合作方面,很多出版社尝试国际化的创作;越来越多的传统故事也开始被改编成图画书。整体来讲,在图画书的创作生产上,选题数量每年都在增加,越来越多的优秀图画书作品出现,这对于繁荣原创图画书市场都有着非常大的贡献。

高洪波(儿童文学作家,诗人,散文家,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如果说孩子是天使,图画书便是小天使们进入阅读天堂的通行证。在诸多的儿童文学门类中,最贴近儿童生活和心灵的是图画书。

不过陈女士也有担心,外国绘本虽然经典,但无论从教育、生活环境,还是文化氛围,它都离中国孩子有距离,“并不是所有的外国绘本都能适合中国孩子阅读。如果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能创作出优秀的儿童绘本,那就最好了。”陈女士说。

知名儿童文学作家试水图画书创作

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图画书是儿童清澈如水的目光中的惊喜、惊叹乃至惊艳,是色彩和线条加上语言文字的超常组合后给予眼睛的恩赐,正是因为有了图画书,孩子们的人之初才如此缤纷和精彩。图画书承载着孩子的阅读初心,纵横驰骋着他们童稚的梦想,让他们从手指到目光都承受到长者的关爱,心灵因此而滋润丰盈,图画书是成人世界送给天使最珍贵的礼物,比爱更浓,比情更重。

“好的绘本,能跳过语言直击孩子的心灵”

在原创图画书领域,我们注意到一种突出现象,那就是,许多知名的儿童文学作家纷纷试水原创图画书创作。接力出版社打造原创图画书精品的方式之一,就是尝试让这些成名的作家依照自身的特点去创作,故事成型后,寻找合适的插画家来画。比如,较为知名的《云朵一样的八哥》《麻雀》《不要和青蛙跳绳》《外婆变成了老娃娃》等作品,就是梅子涵、彭懿、殷健灵等儿童文学名家创作故事,邀请郁蓉、满涛、九儿等青年艺术家合作的成果。

张之路(作家、编剧,中国作家协会儿委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家协会儿委会会长):绘本是当下的热点,我们处处能听见绘本爆炸的声音。绘本对繁荣文化,尤其对于儿童文学起了重要的作用。但当下绘本的数量急剧增长,门槛过低的现象渐渐显现,时代对绘本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穿小红鞋的妹妹走进雨后的花园,除了惊奇,还是惊奇,好像读到美妙的童话。这会‘想’的小人儿,收获了有趣的‘好像’。

4月3日6日,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举行,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参展的重点图画书,如《爸爸,别怕》《我是花木兰》《柠檬蝶》等,同样是这样的有效尝试,它们分别由知名儿童文学作家白冰、秦文君、曹文轩创作文字,邀请国内外知名插画师绘画。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在王志庚看来,目前国内图文合一的作者比较少,而且这也是国际通行的做法。知名作家本身是阅读的推广者,他们非常有影响力,有很多的读者,这对于图画书的启蒙非常有益。

陈晖(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近几年中国原创图画书有了较大发展。首先,基础作品数量激增,创作与出版的势头强劲,原创图画书既受到出版机构的青睐也受到创作者的重视。曹文轩、金波、高洪波、秦文君等很多在儿童文学领域成就卓著的儿童文学作家加入了图画书创作行列,众多画家特别是青年画家对图画书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原创图画书爆发出了惊人的创作力。

看哪,一条蚯蚓从土堆里钻出来,又钻进去,好像在想:千万不要有一大滴水滴到我头上,我是刚刚打扮好才出门的。

作家负责创作故事或文字脚本。画家进行二度创作,而不是仅仅图解文字。编辑就像导演,把作家用文字讲述的故事和画家用图画描绘的故事合二为一,变成一个水乳交融的故事。《奶奶的花布头》一书作者、儿童文学作家、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获得者萧袤同样认为,好的图画书是大家集体智慧的结晶。对此,王志庚也谈道,由于图文是不同作者,所以图文关系的设计就变得至关重要。图文叙事相当于对口相声,有捧哏的,就得有逗哏的,只有处理好图文互动才能达到更好的艺术表现效果。

其次,通过汲取世界各国图画书创作经验,图画书创作者越来越注重图画书的体裁特征及特性,越来越重视创意与个性的呈现以及在媒介材料运用与设计等方面的实验与实践。无字书、立体书、翻翻书、摄影图画书等品种都有积极的尝试与不俗的成品,原创图画书不断拓展的艺术空间及收获令人欣喜和鼓舞。

一只小狗来到翠生生的草地上翻了个跟头,赶紧跑了,好像在说:这绿绒毯,我可舍不得踩,要好好护着,别让兔子啃秃了。”

优秀图画书陆续走出去

保冬妮(儿童文学作家,儿童心理工作者,中国原创图画书积极践行者):我2005年开始带领团队创作图画书,作品输出美、英、法、德、韩国、约旦、印度及台湾地区。图画书之所以能得到读者的青睐,是因为它极富魅力的艺术形式征服了读者。图画书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集文学、哲学、心理学、教育学和视觉艺术为一炉,无论哪一种主题、哪一个年龄段的、哪一派艺术风格的作品,总能找到欣赏它的读者。作为一种具有混合载体的阅读文本,图画书本身是一种书体形式,就英文Picture
book一词翻译过来的图画书,词面上似乎带有更多与儿童相关的意味;而从日语的汉字翻译过来的绘本,显然有了更多包容性,它包含了儿童绘本,也包含了成人绘本。目前,就广泛意义上看,大家认同图画书=绘本,只是两词翻译的来源不同而已。那么,我们可以看到这一载体的外延是非常广阔的,儿童图画书仅仅是它呈现的一个方面,相信未来的图书市场,更多元、更丰富的绘本作品,它远远会超出当下我们对图画书的界定。

这段文字摘自一本名叫《好像》的国产原创儿童绘本,它的作者是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男生贾里》和《女生贾梅》的作者秦文君。在刚刚闭幕的2015上海国际童书展上,由明天出版社出版的《秦文君温暖绘本》正式发布,该系列中包含《好像》、《香喷喷的节日》和《奶奶家的大猫小猫》三本儿童绘本。

图画书本来就是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童书门类。请进来我们已经做得很充分,现在我国图画书也已经走出国门,如高洪波、曹文轩等创作的图画书版权输出到很多国家,而《独生小孩》这样的作品直接在国外出版并获奖。王志庚说。

近五年来中国图画书的苏醒,呈现出这一领域的多元化,更多的作家和画家走入图画书的创作领域,百花齐放,中外合作,异彩纷呈。面对这样的市场形态,读者是最受益的,他们有机会接触更丰富的原创作品,扭转了引进图画书一统中国童书市场的非正常状态。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图画书并不是简单到文字+图画,它是以视觉图像的流动性表达为基本原则的一种文本,创作图画书需要有更多专业性的学习和更高品位的追求,审慎地对待创作,避免同质化和简单化,是每一个创作者特别要面对的。

“之前也有将我的作品改成图画书的形式,但用绘本的形式,这是我的第一次。从一开始构思,我就是奔着绘本去的,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在文本的创作中,我感觉一点都不孤独,有时我会故意藏了一些什么,希望能通过图画的形式表现出来,最终呈现出的效果让我有惊艳的感觉。”秦文君说。

在此次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中国展团所带图书针对性更强,展现父爱、母爱与成长等引发世界儿童共鸣的图画书成为版权输出主题内容,以《柠檬蝶》《我是花木兰》《爸爸,别怕》《妈妈的油纸伞》《我们,在哪里?》《妈妈身上的森林》等为代表的多本中国原创图画书举行了推介活动。

孔巍蒙(艺术家,图画书作者、画者,从事绘画,观念,影像创作):绘本是连接生活、历史和未来的桥梁,它用绘画和文字传达温情和美好,忧伤和幻想。也许就是因为如此,图画书作为根植人类本性之中的交流和表达工具,才能具备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一本好的绘本应该具备哪些特点?浙江师范大学教授、著名儿童文学理论家方卫平说:“首先它要符合绘本创作规律,好的绘本单看文字是非常好的故事,单独让孩子看图画又是一个好故事,如果两者结合,那就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阅读体验;其次,好的绘本有强烈的冲击力,能跳过语言直击孩子们的心灵。”汤锐也认为,作为绘本而言,绘画功底是基础,但构思同样很重要,绘画能表达文本达不到的东西。

究竟什么样的图画书会更容易受到国外童书出版人、小读者的青睐呢?我觉得外国出版人或读者对一本图画书的认可,不是因为它来自哪个国家,而主要因为他们喜欢这本图画书的内容或画风。德国丁香出版社执行董事任蕾说。在她看来,虽然从数量上讲不多,但我国已有一些世界级的图画书,中国作家和插画家也已获得了世界大奖。我们的图画书内容还可以少一些直接的教育,多一些想象力,插图风格还可以再大胆一些。与国际一流的图画书作品相比,任蕾认为,我国的图画书创作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话题二:文学没有捷径,好的文学一定是来自生活、感动自己和读者、传承时代的作品。孔子说《诗经》,诗三百,思无邪,最朴素地表达了对土地、对生活的热爱。刘勰说《离骚》,蝉蜕秽浊之中,浮游尘埃之外,皭然涅而不缁,可与日月争光,浪漫主义基于现实主义的初次绽放。叶嘉莹先生说,诗者,兴而发。歌德说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是常青的。儿童文学体裁之一的图画书同样需要源自生活的真实内容。安徒生儿童文学获奖作家曹文轩说,好的图画书要有一个好的故事,这个故事既是源于生活的,同时又是超越民族、超越语言、超越时代的。图画书是文图的高度艺术性的完美结合,图画书的创作有哪些特点?

“从无到有,原创绘本一直在进步”

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后,我觉得中国再次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很有可能在图画书领域。在原创图画书2016年度排行榜发布会上,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对中国图画书抱有很大信心。

高洪波:图画书是文字与图画的双重组合,是作家与画家高度默契后的通力创新。即便是无字的图画书,无字的创意背后隐含无数有字的策划。世上的小说诗歌散文多多,一笔在手睥睨天下的才子无数,但唯有图画书排斥独行侠,没有“合作”二字,图画书无法诞生。

中外儿童绘本之间产生差距有多大?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周晴认为,就目前而言,国内绘本无法与国外比。“国外绘本历史长,绘本作家也是看绘本长大的,天然地会对绘本有一个接纳度,国内近一、二十年内刚刚开始做绘本,有一个从文字到图画的转化过程,我们往往请文字作家先写出一个脚本,请插画家去配图,这中间就有丢失和沟通问题。而国外大部分创作者既能写又能画,创作者对文字和图画拿捏得更准,表现力也更强。”周晴说。

图画书的中国风格是什么?我认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王志庚认为,这值得我们的童书作家、插画师、编辑、设计师、推广人共同思考和探索,要基于中国的文化和艺术传统,特别是视觉叙事的传统,同时借鉴国外的技法和经验、适应世界图画书的发展趋势,创作出当代中国风格的图画书,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也是外国同行们的期待,做好这件事自然也就走出去了。

张之路:近年来,大家越来越意识到,画者在绘本创作中的重要性,也比较以前更加重视发挥画者的作用。以求达到写者和画者的合作,将才华凝聚在最佳的位置上发生共振。

然而,并不是所有绘画家都会讲故事,也不是所有作家都会画画。“我认为不同的图文作者也能创作出优秀绘本作品,这就需要文字作者与图画作者建立起充分的沟通,并达成高度的共识,相互配合。”明天出版社副总编辑刘蕾说。

关键词:图画书

绘本中,文字和绘画的关系有些像电影。画面中一只牛走过来,如果我们在旁白中也说“一只牛走过来”,就会显得滑稽可笑。因此在绘本中,图画和文字不是表现的关系,而是互相补充的关系。

近年来,包括曹文轩、秦文君、梅子涵等儿童文学作家都开始试水原创绘本。“应该看到,近十年来,从无到有,我们的原创绘本一直在进步。”著名出版人、儿童文学作家刘海栖说。

我逐渐认识到,好的脚本从开始构思起,它的初衷就是专门为绘本创作的。不是优秀的小说、童话都能改成优秀的绘本。这些作品如果改编成功,在形式的变化、内容的取舍中都要付出艰苦的劳动、才思与智慧。

“通过这次尝试,包括和画家的磨合,我想我的下一本绘本会更好。”秦文君说。

陈晖:基于图画书图文共同完成的特殊性及与此相关的艺术开放性与探索性,也因为中西方各自图文艺术传统的差异性,图画书概念特别是创作者对图画书艺术表达的理解必然是丰富多元的,图画书的创作理念也会处在不断变化与发展中。这给予创作者无限想象与创造的空间,同时也需要创作者持续保持对图画书纯粹的热爱与激情,有创作才能有艺术理想,才更有打磨精品的坚定、从容与耐心。中国原创图画书未来的厚积薄发,包括产生大师级作家及享誉世界的作品,需要这样的创作环境与创作心态。

保冬妮:假如把图画书比喻为一个瓶子,不同的呈现形式作为液体的话,我认为,图画书的创作样式以及风格是非常多种多样的,这种艺术形式被大家看好,但是研究和学习的都不够。大家在谈激情、热爱、理想的同时,更应该重视研究它的本源图像学。视觉图像的历史、意义、表现形式,文化与视觉表达、性别与图像、当代视觉艺术的发展、现状和未来……。如果我们缺乏对这些与图画书创作密切相关的、最核心部分的了解,原创图画书只能停留在儿童文学+图画的原始状态,缺少创新元素、没有设计感、空间表达单一。

图画书是用视觉艺术呈现故事、意识流动、哲学思考的一种文本,它的故事、思想或审美内涵从孕育期就定下了调子,这部分是灵魂。好的创意包含了故事、表现形式、审美风格,三者缺一不可。擅长写故事的儿童文学作家不一定能创作好的图画书,原因就在于图画书不是仅仅由文字决定的。就像好的童话不一定都能变成优美的芭蕾舞,要看编舞者是如何把文字变成肢体语言,舞蹈者又是如何用身体去解构故事的灵魂。同样,图画书的画家如果不能理解作家的内心,书籍设计师不能把文字设计成可触摸的、独特呈现这个故事的风格,再好的故事也会变平庸。儿童文学作家写图画书,实际上是在为画家写,为画家留出跳舞的空间,让他(她)用最擅长的艺术手法去建构视觉空间里的奇迹。

孔巍蒙:图画书是一种完整的艺术形式,绘画,语言和文字具有天然的水乳交融的联系,这种联系深深的根植于人类本性之中。
人类有声语言产生后,用各种物件或图画传递消息,此后象形文字出现。早期人类的发展与儿童成长相像,思维特征表现为连续性直觉形象思维形式。于是我们明白图画书这种形式和它的内在要求是具有怎样强大的传统,又与人类本性和孩子思维天性具有怎样不可分割的联系。
随着时代变迁,社会形态,人类思潮及科学进步的影响必然把新的观念、语言、表达形式注入到图画书这种艺术形式中,使它不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就像张之路老师所说,图画书的创作过程很像拍电影,首先图画书和电影都需要筹备期。电影要获取剧本、指定预算、组建剧组、选场地制道具、剧本审查。而图画书也同样需要文字脚本、预算;组织文字、绘画创作者和美术编辑进行讨论,统一创作方案和书稿评审。其次,电影的拍摄阶段,导演要调度摄影、演员、场景布置、灯光、烟火完成镜头素材的采集。图画书创作者则需要用文字和绘画完成故事。

高洪波:正像音乐让歌词插上翅膀一样,画家用色彩和线条,让文字凸显与复活,灵动中有一万种惊喜,画面上有隐含的诗情与幽默,让世上的美在纸面上呈现。“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古人诗中讲的王昭君的故事,含有对画家职业的充分理解——但这一切却在图画书中逐一做到并实现了,意态可画,意境可觅,意韵可感,所以我说:神笔马良若在世,挥笔当画图画书!

如果优秀的作家和优秀的画家携起手来,他们必将种出人类精神史上最美妙的艺术花朵,而我们的孩子在精神味蕾的初始阶段,会留下永难消失的口味记忆,这种精神味蕾与口味记忆将决定他成长的精神高度与宽度。

王琦(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协会员,硕士生导师,希望出版社副总编辑):从文图关系层面来看,国外好的图画书往往作者、画者是同一个人,也有夫妻、母子、父子或者相对固定的合作关系,这样更利于文图的相互理解与配合。我国好的图画书作家正在不断涌现,但真正得到小读者喜爱的图画书创意还是比较稀缺的。我国好的画家不少,但优秀的插画家不多。而国外优秀的画家在投入创作好的插画。这也是中国原创图画书缺少国际表达的原因之一。可喜的是我国少儿社正在以开放的姿态推动国内外插画家的交流合作,积极培育我们的画家,我们的图画书市场。2018年国际安徒生插画奖获得者俄罗斯插画家伊戈尔-欧尼可夫早在2015年就与海燕社合作出版图画书《斗年兽》《十二生肖谁第一》等,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切入点,画面上运用了中国传统红色的鲜活元素,红灯笼、红炮竹等,但是他笔下的年兽充满了独特的生机和活力,他把“伟大的俄罗斯艺术语言、风格、热情”带入自己的作品,从而使这些原创图画书从一开始就具备了国际表达的基础。熊亮的作品围绕传统文化,他从清代画家石涛、萧云从那里学习国画技法,也从威廉•布莱克那里学习用文字和颜料表达神圣感,因而作品兼具传统性和现代性,得到国际认可。2017中国原创图画书排行榜中,《六十六头牛》《我是花木兰桃花鱼婆婆》《大脚姑娘》《打灯笼》文图很好地传达出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美学艺术。而《柠檬蝶》《小黑和小白》《敲门小熊》《萤火虫女孩》则是讲述了赋予幻想、回归自然、流露童趣的国际主题。

崔昕平(儿童文学评论家,教授,博士,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儿童文学是每一个儿童最早接触的文学,是引领未来一代形成健康的人生观、世界观、生态观的最佳载体。而其中,图画是儿童早期认识世界的主要媒介,图画书(绘本)生动而富有美感的说故事方式,是通往儿童心灵世界的最优质、最美妙的交流通道。文化大融合的当代社会,孩子对各种“洋节”仪式趋之若鹜,民族文化之根的缺失已经是普遍关注的问题。图画书阅读作为孩子最早接触的文学样式,不能从开始就走向根的缺失。

王姝(文学评论家,编剧,山西省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副主任):随着80、90后陆续为人父母,童书市场越发火热,而图画书便是其中翘楚。过去我们叫图画书,现在人们习惯叫绘本。图画书的特点,综合了图画、文字两种表现形式,为孩子营造了一个轻松自然的阅读情境。儿童既可以在有趣的氛围中丰富自己的语言经验,又可以通过图画这种更直接的交流和对话,弥补对文字理解的不足,并展开突破文字局限的丰富想象。对儿童认知能力、观察能力、沟通能力、想象力、创造力,还有情感发育等都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好的图画书能以潜移默化的方式,让儿童在乐趣中获得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并完成自我接纳,在尊重中得到全面的熏陶,获得精神上的温暖拥抱。

因为图画书的消费对象都是低幼儿童,他们基本没有自主选择的能力,那么实际童书的购买者基本都是家长。但是,面对现在五花八门、鱼龙混杂的图画书市场,家长是否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优秀图画书的标准又是什么?有选择能力的消费者是培养健康市场的关键一环。

我觉得目前中国原创图画书存在这么几个问题:首先,片面强调文学性,实际只是简单地追求所谓的优美文字,忽视了低幼儿童的阅读习惯和理解能力。记得孩子小时候,大概四五岁的样子,那时他已经认识不少字,简单的图画书基本可以自主阅读。但是有一天就问我,书里讲的“气质”、“人情味儿”都是什么意思,显然这样的文字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如果这样的表述过多无疑会降低他的阅读兴趣。优秀的图画书,就是要用最简单、浅显的文字却能表现出客观世界最多义和最深刻的一面。第二,图画不能仅停留在对文字内容的简单再现。目前国内插画师的画工都是很不错的,但是有很多都还只停留在对文字部分的阐释上,没有形成对文字内容的再造和延展。好的插画应该每一个细节都在讲故事,能激发孩子无限想象力的,并且要讲出文字之外的内容。第三,反映现实生活的图画书太少。目前国内很多所谓原创图画书,都是把过去创作的优秀儿童故事,配上插画、图片,再用绘本的方式出版一次。当然我们需要让孩子了解过去的优秀故事,了解中国的传统,但是也需要让孩子了解当下的中国,从书中阅读到他们熟悉的生活。

话题三:中国原创图画在讲述中国故事,传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方面做了那些努力?

高洪波:接着刚才提到的“精神味蕾”“口味记忆”谈,我希望人世间这样“美妙的艺术花朵”越多越好。因为任何种族都懂得一个浅显的道理:孩子是未来,是我们的薪火传人,把最好的精神食粮留给孩子,既是天性,也是本能,证实这一点并不需要高深的理论。

陈晖:原创图画书一直努力通过题材、主题及图文内容担当起传承本土文化的责任,以图画书文本向世界讲述中国儿童的生活,表现中国的历史与现实,表达中国人的思想与感情,传递古老而现代的中国文明与中国精神。正是依托了中国文化,一些优秀图画书包括国际合作完成的作品获得了奖项,输出了版权,走向了世界。

图画书的主要读者是孩子,无论他们是本国的还是世界其他国的,将中国文化作为图画书题材和内容时都应避免简单化、表面化、概念化,避免单调地指向民俗风情元素或流行的中国符号,要通过完成好一个图画书故事的讲述、通过图画书特有的表意体系和话语方式,实现中国文化与儿童接受趣味之间的对接及贯通。

王琦:具体到少儿出版中的图画书出版,因为它更具形象化、更易深入人心和更易引人心弦的形态特点,是传播核心价值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力载体。

前文提到的输出或合作的图画书系列、近年在国际上引起关注的中国原创图画书(如朱成梁的《团圆》,获得了《纽约时报》的奖项;郁蓉的《云朵一样的八哥》、黑眯的《辫子》先后获得了布拉迪斯发插图画双年展的金苹果奖)、近十年入选德国《白乌鸦世界儿童与青少年文学书目》中国原创图画书目(如于虹呈的《盘中餐》;曹文轩的《夏天》;廖小琴的《棉婆婆睡不着》;九儿的《妹妹的大南瓜》;林秀穗的《进城》;曹文轩的《痴鸡》;张晓玲的《躲猫猫大王》)等等,这些优秀的图画书作品往往书写的是能够传达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民族情感、价值认同的内容。

中少社的图画书《盘中餐》诗意的表达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节气文明、农业文明,让世界儿童了解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了解中国传统的农耕文化的发生、成长、发展的历史,从而了解中华民族由此发展而来的传统文化和价值体系的独特性和普遍性。希望社的“中国风•儿童文学名作绘本书系”把中国传统节俗文化和当代中国故事融入绘本,满足小读者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社会主义文化的强烈兴趣,以独到真实的视角和隽永简洁的文字展示中国风貌、中国民俗、中国情怀。其中保冬妮的《元宵灯》《菊花蜜》将中国节日中的元宵节、重阳节等节日里蕴含的中国元素结合直接切入到中国当下的儿童生活。《元宵节》讲述了进京打工的三口之家发生在元宵节的故事,经济不富裕的一家人在城乡融合的过程中,感受到人民的友好和善良。璀璨的灯火,滚烫的元宵象征着家庭的团圆和对美好生活的祈愿,回响着友善文明的核心价值。《菊花蜜》围绕重阳节盛开金色的菊花和菊花蜜,通过讲述女孩小珂与敬老院一位老奶奶间的感人故事,传递了“百善孝为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中国传统文化价值,向世界儿童巧妙地表达了中华文明重孝和谐的核心价值。这也是儿童文学作家保冬妮的中国风节日绘本版权多次输出,走入多个国家的原因之一。

保冬妮:是的,最近10年我创作的图画书输出美国、英国、法国、德国、韩国、约旦、印度和台湾地区的作品近20部吧,我觉得外国出版商喜欢这些作品,其原因是用东方色彩、东方哲学在讲述和表达当下中国孩子的平凡、有趣、有爱的生活,呈现古老的传统与现代生活交织下的冲突与和解。写好中国故事,用中国情感、中国色彩、中国制造去诠释今天中国儿童的生活,其实是不容易的。我自己的图画书,每本都努力做到小中见大、绵里藏针,试图用平凡、生动的故事打动读者。我和马新阶老师创作的图画书《荷灯照夜人》是原创图画书里最早讲述了生命与死亡的图画书,在那个作品里,我们呈现中国式的生命美学。在现实中,死亡离孩子并不远。但是我们的文化里忌讳死亡,很少和孩子说死亡。与死亡有关的节日其实不仅仅是清明节。在中国,上元节、中元节、下元节三个节日仅次于春节。上元节是元宵节,我们还过;中元节和下元节与死亡有关,我们不过了。但是孩子们在过万圣节,那是美国的与死亡相关的节日,很多妈妈和老师都说万圣节好玩。

和孩子分享绘本,我不认为好玩是唯一乐趣,好玩不能解决所有生命的叩问。

《荷灯照夜人》是本追问生死的图画书,是我和画家对死亡和生命的答卷。死亡是生命中一束最灿烂的尾声,所有的人都将面对这个句号,只是画上这个句号时心境不同。让活着的人更加轻松和乐观,让远走的人更安详和平静,世界在荷灯和圆月的照耀下才能更空明清丽,是中国人面对死亡的文化,也是这本书用文字和图像表达出来的。马老师用色彩、线条和光影在书中隐喻地表达了中元节夜晚的浪漫抒情和优雅情思,月光、河水、荷灯,水中倒影着的灯影和月光昭示了中华民族携带着远古的抒情美意,祝福远去的亲人安详地走好那一程路。那是一个女孩的故事,也是一段生命的故事。

任何文化,都会形成模式化的符号,如果在文学创作上仅仅靠模式化的符号去获取商业目的,都会是短视和短命的。尤其是儿童文学类图画书,故事是灵魂,创意是空间,没有吸引读者的故事、没有新的创意空间,靠文化符号是支撑不了多久的。我做文学类的图画书,重视的是接地气的故事,那是我经历过的、或是我周围亲朋好友经历过的故事,这些故事首先打动我,我才有冲动把这些故事带给读者。在我的图画书里,中国表情、中国色彩、中国故事是自然流淌的。它融合在故事的每一个情节中,你无法择出它们、丢弃它们,因为它们本身就是故事的一部分。

崔昕平:儿童文学的愿景之一,是期许中华文化葆有青春和走向世界。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出: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点明了文艺的现实功能。本土艺术家们在吸收借鉴外国图画书艺术精华的同时,自觉探寻图画书的民族风格,进行着图画书的本土化创作实践,一批带有鲜明“中国味道”的原创图画书不断出版。保冬妮老师的图画书一以贯之的是独具个人风格,唯美、细腻而浪漫的中国之思;是基于民族根脉的阐发与传承。无论是清明节、上元节,等等,都因为保冬妮的阐释,变得鲜活,充满了温暖的温度与馨香的气息。这温暖与馨香,恰恰是绵延五千年中华文明的古国独具的“中国风”。徐徐缓缓,雍容而典雅。
这样的图画书传递的是民族文化的根脉,理应成为幼儿文化大餐中的必选之作。

王姝:记得儿子小时候第一次做数学题,那道题很简单好像是说小明买节日礼物花了10元,给了售货员50元,问应该找回多少钱。他对数学题本身没什么疑惑,但是对主人公的名字却表现出相当纠结,一直问我,以前绘本书里的小男孩儿不是都叫杰瑞或者麦克吗?我突然意识总看外国舶来的图书,将会造成孩子对本土文化的生疏感,甚至是隔膜感,虽然他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可见绘本、图画书在培育低幼儿童生活习俗、文化心理甚至是价值观方面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但是目前国内儿童绘本市场上一个显而易见又令人尴尬的事实是,虽然国内需求巨大,但是占据市场的图画书80%以上来自于海外,只有剩下的20%的市场留给了为数不多的国内原创图书。我们要用更多的中国本土文化滋养我们的孩子,唤起他们对中国文化的亲近感,否则很可能让他们在成年后对本土文化缺乏认同感和归属感,无论是对个人身份的认知,还是对中华文明的传承都是极为不利的。所以原创图画书在为我们的下一代讲述优秀的中国故事、提供有效的中国经验方面责任重大,任重道远。

话题四:在2018年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图画书创研中心、国家图书馆少儿馆评出的“2017年度原创图画书排行榜”中,画家兼作家刘洵《冀娃子》叙述的是当下中国真实社会的真实生活,平凡琐碎,展现当下普通中国人忙碌艰辛而又充满温情和人间烟火的日常生活,反映现实小人物的悲欢和命运更能打动和影响读者。金波老师说,无论何时,儿童文学创作,心中要有读者,创作要有真实的生活经历。他认为中国儿童文学最重要的特点和传统是贴近现实。本深而末茂,形大而声宏。生命之树常青。源于生活的文学观在图画书创作中同样十分重要和宝贵。在图画书的创作与出版中应该坚持什么样的儿童观?

陈晖:在评价图画书艺术水准的各个维度中,图画书核心的图画故事讲述,图画书基于儿童读者接受的趣味性、游戏性、互动参与性,图画书促进儿童想象力和创造力发展的创意及设计等方面都十分重要,是未来原创图画书图文作者需要特别重视的方向。图画书作者具有先进的儿童观、教育观,对儿童阅读心理、阅读趣味有精准的理解与把握,对图画书艺术的进一步研究与探讨,将促成原创图画书有所突破有所成就。

王琦:儿童文学学者王泉根指出,成年人如何理解儿童与如何对待儿童的观念与行动,也即“儿童观”,就成了决定儿童文学的根本。有什么样的儿童观,也就有什么样的儿童文学。在鲁迅眼里,童年的情形便是将来的命运。周作人认为儿童的文学只是儿童本位的,顺应与满足儿童本能的兴趣与趣味。丰子恺自称是“儿童的崇拜者”。由于图画书面对的读者年龄偏低,所以在图画书的出版价值取向中,尊重儿童的儿童观尤为重要。

尊重儿童,要平视、甚至仰视儿童,要化为儿童,永葆童心。尊重儿童,要有趣味,遵循儿童心理。图画书语言和图画的配合具有较高艺术性要求。叙事语言的表达、音律、节奏把控和图画的铺排、色彩、风格、构图等结合在一起,构成了图画书的魅力和引力。一本尊重儿童的图画书应该将儿童的教化功能弱化或隐匿。因为成年人可能强调的若干主题,在儿童读者这里不一定能很明显或者准确地领会出来。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求小读者要领会出来呢?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些空间呢?也许他的阅读思考远远超越了成人的估量。一个寓意的延伸与拓展,一幅构图的留白与夸张,让小读者自己走进去,走下去。张乐平先生的《三毛流浪记》获得2018年博洛尼亚童书展无字书大奖,他的画作即使穿越年代,作品里流露出的带泪的欢笑,饱含冷暖的幽默打动了国际读者,他让读者成为“三毛”,快乐地流浪。安徒生插画奖提名奖获得者熊亮创作的《和风一起散步》虽然故事源于战国宋玉所做《风赋》,但从孩子的思维出发,孩子会想象风会推着他做什么。孩子有他们自己的世界,有天生的感受自然的能力。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的图画书《戴墨镜的猫》《小象大耳朵》,初读就是看起来挺搞怪挺可爱的戴墨镜的猫和长着大耳朵小象的故事:一只猫的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一只小象的大耳朵和小伙伴不一样,如何从别人不接受到自己接受,孩子从自己看似轻松的阅读中获得自己并不轻松的体会。不得不感佩高老师驾驭文字的能力。好的图画书文本语言应该气盛而文宜,行文到所当行处,止于不得不止处。朱自强教授强调图画书要有想象力和创意。好的作者要懂得文图的相互尊重与互补,要懂得文图的留白与晕染,要懂得耐心、倾听与共鸣。想象力是激发出来的。

中国图画书在体现尊重儿童的儿童观方面还有较长的道路要走。

保冬妮:为儿童写作,尊重儿童,首先要了解儿童。做图画书更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儿童的视觉发育、色彩理解空间、语言发展阶段直接联系着是否能读懂一本图画书。现在有些出版社的编辑没有深入研究发展心理学,作家、画家也不了解这些,拿来文稿就画成图画书,没有细化是给哪个年龄段的读者写的画的,实际上图画书的出版,要在策划的时候就严格按照孩子身心发展为他们做一个系统的分级,从语言到图画,都要按科学规律创作,年龄越小分级越细化。0岁以内,月龄的差距都会造成阅读的巨大差异。

像《水墨宝宝视觉启蒙绘本》,绘画的材质是宣纸、毛笔,风格是国画,但是这本书的基础来源于西方心理学,透过婴儿视觉、听觉和触觉的早期阅读,帮助建立大脑神经元突出的链接,这本书婴儿宝宝不仅看得开心,而且对婴儿的早期大脑发育有帮助,很多新手妈妈和妇幼保健医生都非常重视这套书。像左伟老师的《小神奇的小石头》,朱成梁、朱自强两位老师合作的《会说话的手》,从创意到文字、绘画浑然一体,是非常适合婴儿宝宝阅读的好玩的图画书。婴儿图画书赢在创意,而非故事。婴儿的语言发展特点决定了他们无法深入理解语言描述的故事,而是在游戏和参与中,获得经验与感受。

幼儿图画书以及少年图画书可以在故事上有丰富的表达了,正像美国珍•杜南在《图画书中的图画》所阐述的那样:“图画书的种类和形式实在太多了:有些图画书具有高度的表现性,探讨的主题非常有趣,而有些图画书却像是纸上游戏。这是大相径庭的类型,读者可能从中获得同等愉快的阅读感受,但欣赏的方式却截然不同。”我自己尝试做了很多不同种类的图画书,这些图画书从技法、色彩到用纸、设计,表达方式完全不一样,语言讲述方式也不同,它们能受不同年龄小读者和家长、老师的喜欢,也为我对图画书的包容性和拓展性,积累了更多经验。

崔昕平:我国本土原创图画书虽然已经走上了一条快速上升的积极探索的艺术之路,但优秀的、与儿童心灵相通的、真正意义的儿童图画书数量还及其有限,要进一步着眼于从我国传统文化中汲取创作资源,创作中国自己的绘本,从内容的本土化与艺术形式的本土化两方面共同发力,不断努力,不断反思,不断实践,探寻一条真正具有中国风味与国际水准的、真正受到小读者喜爱的原创图画书发展之路。

王姝:作为成人作家、画家,是否真正俯下身来,从孩子的视角看世界,决定了一个儿童图画书创作者的创作态度和创作方式,也决定了是否是一部真正做给儿童的书。从这个角度讲,那些看似以儿童及儿童的生活为表现对象,实际仍然是以成人审美标准为创作准则,满足的是家长对所谓儿童文学的心理预设的书;是从成年人高高在上的视角为儿童圈定一个所谓的世界,或是试图以成人的口吻对儿童以及儿童行为进行规诫的作品,并不能算作是真正为儿童创作的童书。

孔巍蒙:在图画书的创作中,创作者一定要尊重小读者和大读者的阅读能力和欣赏水平,不要把自己当做教育者和文化精神的引领者。要把创作当做与他们交流的载体,这样才能出现优秀的作品。

话题五:在中国原创图画书市场中,出版人、绘本编辑发挥了哪些作用?以及努力的方向是什么?

高洪波:少儿出版人、图画书编辑为图画书的出版默默付出,甘当幕后英雄,出版了不少优秀的图画书,让中国图画书在国际上大放异彩。因为他们专业的眼光,他们的牵线搭桥,让作家与画家得通力合作。请允许我以作家的身份,向这些出版人和编辑表示感谢!

张之路:在我们对绘本的接触中,又看到第三个“合作者”,这位合作者就是出版社的编辑。编辑是绘本的组织者,他们对脚本的眼光,对绘画的眼光也是成功的重要因素。他们不但要有开发的能力,还要有评判和改进的能力,否则的话,一个好的作品诞生是很困难的。

绘本的创作过程是有特殊性的,但是创作绘本的劳动成本和作用与其他的儿童文学相比也是相对有限的。过高和过低的评价都是不利于绘本的创作健康发展。即便是好的或者比较好的作品也不要在商业运作上用力过猛。

绘本比较其他的儿童文学更具有商业推广的可行性。但绘本的创作在思想艺术上也存在着良莠不齐的现象。因此我们在阅读推广中要牢牢记得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是最重要的元素和动力。这是责任也是良心!

陈晖:图画书文本的培育及完成需要多方合作与各方力量的整合,图文作者的有效配合、编辑的能力及作用发挥、图画书出版技术流程及环节的保障,乃至后期研究者的专业推送与阅读支持,都可能成为一部优秀图画书产生的必要条件。原创图画书未来非常需要视觉艺术及相关领域的人才培养,需要能够图文一体创作的作者及具有图画书专业素养的高水平编辑。

各童书出版机构对原创图画书未来的影响举足轻重,是否能将对原创图画书的重视着力于作者画家及编辑团队的培养,是否能够给予图画书创作足够的时间与空间打磨精品,是否能够遏制原创图画书现已存在的同质化批量化产出的匆促态势,是否能够避免盲目推进导致原创图画书创作水平参差不齐,是否能够让原创图画书在与引进版图画书的市场竞争中保有竞争力……这些对于原创图画书的发展举足轻重,毕竟原创图画书需要在创作——出版——阅读的良性循环中、在读者的广泛认可与接受中才可获得可持续发展。

保冬妮:出版社的图画书编辑仍很短缺,懂专业的编辑不太多,努力加强专业学习,潜心研究视觉文化,多懂一点设计学和图像学,比仅仅有热情和爱好更重要。

孔巍蒙:优秀的图画书应受到市场资本和社会的奖励。一部优秀的艺术作品是艺术家用心血,阅历,知识体系和时间打磨出来的。大师英诺森提的《大卫之星》,俄国艺术家夫妇——奥尔嘉•杜格纳,安德烈•杜格绘制的《传奇英雄的故事》都是这样的作品。特别是《传奇英雄的故事》整个风格被绘制成北欧文艺复兴古典油画的特色,它的复杂与丰富,如果艺术家没有极端的热爱是不可能实现的。法国漫画家艾玛•纽艾尔•勒巴热介入史上最严重的核灾难事件中,深入乌克兰切尔诺贝利隔离区驻地创作,探访日本福岛隔离区,切实感受死亡已经震撼人心的生活,并创作法国经典图画书《切尔诺贝利之春》。
这种以生命和热爱来创作的艺术家应该获得社会和市场资本的回馈。优秀的作品会影响市场,而市场的回馈会吸引更有创造力的作者介入。

崔昕平:近年来设立的多种图画书奖,对奖励本土图画书的创作、培养儿童文学和儿童图画书的人才,推动原创图画书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出版机构也不断推出原创图画书品牌。2009年蒲公英童书馆策划出版了“中国优秀图画书典藏系列”,以中国韵味为主调,传统文化观为内容。2010年,新蕾出版社出版了“中国神话绘本”系列,吉林出版集团出版了“吉星高照中国故事绘本”,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了“中国绘”系列,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了“小时候”中国图画书系列,毛毛虫童书馆策划、连环画出版社出版了“中国童谣”。2011年至2013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最美中国”系列。2014年,三联童书馆策划出版了“中国民间童话”系列,希望出版社出版了“中国风”原创绘本书系”。2015年,天天出版有限责任公司出版了“童年中国”系列,等等。在今年的博洛尼亚书展上,中国本土原创图画书正在向世界童书业展现自己的自信与魅力,这与出版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话题六: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国家、政党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和积极践行。童书出版人要站在世界的平台上,与优秀的世界儿童文学对话。文以化人,文以载道,让中华民族的文化走出国门,让文化、让儿童文学自身说话。图画书可以说成为不同语种、不同地域、不同国家沟通交流、向世界讲好新时代的中国故事的重要便捷媒介。在中国原创图画书走出去的过程中,我们有什么经验?如何能更好的取得国际童书市场的认可?

陈晖:原创图画书探索并创建了卓有成效的国际合作模式。出版社借助与国外知名画家包括在海外工作生活的中国画家的合作,主导并推动图画书文本从创意到图文交互,从设计到制作完成的整个流程,推出了多部有世界水准及影响力的中国图画书作品,有力地提升了现阶段原创图画书的艺术水平。

崔昕平:诚如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少读工委主任李学谦指出的,在博洛尼亚书展上,既有中国味道,又符合国际欣赏口味的作品还是很少的,反映当下儿童生活的情感体验的中国原创图画书,国外这方面的需求很大。

保冬妮:要说经验的话,我做每一本图画书,其实也没事先想:面向世界,走出国门。我只想真心做我自己喜欢的书,做孩子们喜欢的书。像《冰糖葫芦,谁买》输出美国、《小青花》《再见》输出法国、《花娘谷》输出韩国,它们在绘画材料上与外国图画书没分别,都是纸本水彩,但是故事的发生地有分别、文化内涵有不同、生活哲学很中国。于是,画面中必然带出来东方色彩,这些无需刻意,只是必然。绘画时,我会自己挑选最合适故事的画家,实现了解画家的一切,包括绘画风格、性情性格、做人做事的态度,和画家一起对故事发生地的一切文化细节进行探讨,就像珍•杜南说的那样:“我去研究画家的美术风格、所处历史时期和思想沿革。”只不过她是研究已出版作品里画家的资料,而我是创作前,就去审视画家是否合适表达这一作品了。

在做图画书《老人湖》《巴音布鲁克的孩子》《巴图和小马》时,我特意去选择蒙古族的画家,从绘画材料、画家的民族属性,我都期待与图画书里表达的民族一致,因为画家的文化和气质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一切都会在书里无言地述说,它们才是图画书文化的一部分,气质的一部分。这样的作品,请外国再好的画家,画出来也会味道不同。因为画家自有他的文化,不言中,一切在画里透露出来。

王琦:从策划组稿开始,便要具有国际视野和胸怀。从内容上如前文所叙,要有一个好的故事,这个故事既是源于生活的,同时又是超越民族、超越语言、超越时代的。能传递中华民族文化独特魅力的、人类共通情感的好的故事是一本图画书成功的基础。从图画上讲,具有中国美学独特表达和世界多元表达的结合与统一,是完成好的图画书的关键。从国际传播的层面讲,版权输出仅仅是国际对话的开始。

从国际传播的层面讲,翻译质量至关重要。国际安徒生儿童文学奖的评委认为,中国不缺少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但缺少优秀的翻译文本,所以造成对中国儿童文学的不了解。《安的种子》《小兔的问题》的双语版本在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助力下,经过高品质翻译和国际化改编后,在北美出版发行英文版和中英文双语版。语言地道、传神有趣的译文是一部作品从一种文化走向另一种文化的敲门砖和桥梁。搭建国际交流平台,也是国际传播的必经之道。在海外举办读书和文化交流活动,争取认可作品价值。

面对中国童书的新时代、新起点、新要求,面对由大国向强国,由高速向高质的童书中国梦,中国原创图画书要尊重图画书的客观规律和特点,充分发挥图画书的独特魅力与传播影响力,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扎根生活的文学观、尊重儿童的儿童观和视野宽广的国际观,专业务实,脚踏实地,文化自信,面向世界,更生动传神地讲好中国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